第601章 我親戚來了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601章 我親戚來了

    “所以......是有些不知所措,是嗎?”顧西洲問道。

    許知意點了點頭。

    “那......”顧西洲看著她的眼睛,道,“如果說,他們想要來華國看望你,你愿意嗎?”

    許知意驀然抬頭:“來華國看我?”

    “或許你不知道,甚至連你父親,我的岳父大人都不知道。你們離開十來年,他們便找了你們近十年。”顧西洲道,“當年你父親的離開,緣由我們都不夠清楚,但是從你們一家離開后,K國許家就沒有放棄過尋找你們一家的歷程。”

    “前面幾年你父親尚且在世,他的手段連我也許敬佩三分。”顧西洲道,“他出手后,即便是強大如許家,也找不到你們一家人的蹤跡,甚至被他給出的信息誤導,一直在海外苦尋。”

    “在你父母去世之后,又是徐澤淵插了手,許家內部也有人勾結,所以你爺爺奶奶一直不知你們的情況,直至這一次事變。”

    “之后,徐澤淵入獄,許家內部也被清理干凈,他們二老忙完了許家的事,便急匆匆趕來華國,想要看你。”

    “知意。”顧西洲認真的觀察著她每一寸神色的變化,道,“你愿意見嗎?”

    “我......我不知道......”許知意有些痛苦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對他們?”

    “沒關系。”顧西洲將她摟緊懷里,心疼道,“還沒做好準備,那我們就不見。等以后你愿意見了再說,我會一直陪著你。”

    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許知意的心也漸漸安定下來。

    她靠在他的懷里,閉著眼,安靜的感受著他的氣息,所有的焦躁都被撫平。

    “西洲。”她道,“以后不論你在哪里,我都陪著你,華國也好,K國也罷,我都跟著你走。”

    聽著她的話,顧西洲的眸色漸漸柔軟,他道:“你若是跟我去K國,那么你姑姑呢?許氏呢?還有你的事業怎么辦?”他輕著聲哼道,“這些都不要了?”

    “去K國又不是回不來了。”許知意推開他,笑瞇瞇道,“我可以三天兩頭就回來看看姑姑,許氏集團的工作的話,請姑姑幫我處理一些,她忙起來,也會忘掉一些傷痛。至于娛樂圈這邊的工作.....我暫時先定個小目標,比如先從華國女星成長為國際巨星?”

    “嘖?”顧西洲挑眉,“口氣不小?”

    “當然。”許知意樂哼哼道,“現在我的人氣可高了,要趁熱打鐵,抓緊時間,以后還有其他要是要忙呢。”

    她這話說的沒錯,在上一次徐澤淵事故中又再一次經歷反轉,現在幾乎整個華國都是她的粉絲,粉紅色死忠粉的那種。

    這個時候確實是打開國際市場的最好時機。

    至于以后......

    顧西洲看向她,神色中帶了幾分不解,道:“以后還有什么要忙?”

    聽著他這一句,許知意的眼神頓時亮了。

    她重生之后最大的目標是什么?

    給顧西洲生!猴!子!

    等忙完了所有的事,計劃是不是就可以開始了?

    許知意灼灼目光望向了他,像是一匹觀察到了食物的惡狼。

    顧西洲莫名地頭皮發緊。

    他打量著她的神色,謹慎道:“你想干嘛?”

    許知意挑挑眉,露出了幾分壞笑。

    “西洲。”她道,“我們結婚多久了?”

    “快一年了。”提到這個,顧西洲的眸色變得溫暖。

    “等我們忙完,是不是該準備......”許知意踮起腳尖湊近他的耳,低聲說了什么。

    顧西洲那清冷的眸色漸漸變了,茶墨色的眸子像是被點燃,燒了兩團烈焰。

    他目光灼灼的盯著許知意,像是要將眼前的小女人融進自己的身體里。

    “不必等到以后,現在就可以。”

    他嘶啞著聲,一把將女孩打橫抱起,跨步朝著臥室的方向走去。

    許知意驚呼一聲,又摟緊了他的脖子。

    感受著他襯衫下傳來的炙熱感,許知意狡黠的彎了彎眸,湊近他的耳邊,吐氣如蘭。

    “西洲......”

    顧西洲的身體緊繃得像是一具鐵板。

    “我......”許知意接著開口,撩-撥著他,道,“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說......”

    顧西洲望向她,目光炙熱,帶著詢問。腳步卻是如風,絲毫沒有停頓。

    “親愛的。”許知意抬手撫上他的臉,纖纖玉指劃過他的薄唇,她一笑,傾國傾城。

    顧西洲只覺得一陣唇干舌燥,從小腹處燃起的邪火已經蔓延至全身,連身體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看著清冷如玉的矜貴公子,被自己逼成了這樣,許知意的眸子彎成了月牙。

    “親愛的。”她終于開口,笑瞇瞇道,“我親戚來了。”

    “......”

    “......”

    “......”

    顧西洲卒。

    東苑臥室的燈最終還是亮了許久許久。

    至于某個仗著自己親戚來了就不怕死挑釁顧西洲的女人,最后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清晨,陽光透過窗,照進了房間。

    許知意醒來時,顧西洲已經起床了,她坐起身,看著自己的手,臉上一片潮紅。

    “少夫人,您醒了嗎?”

    門外是傭人在敲門,許知意應聲,穿好衣物后讓傭人進來打掃衛生。

    “西洲呢?”許知意出聲問道。

    “二少爺和家主,以及大少爺都在院子里呢。”

    “院子里?”許知意朝著門外走去,“我去找他。”

    “二少夫人!請等一下!”傭人拿了件外套,為她披在肩上,笑容里帶了幾分艷羨,“二少爺說早上涼,您身體有些虛,出門要穿外套。”

    許知意挑眉。

    她身體虛?

    她明明......

    像是想到了什么,許知意立馬打消了念頭,臉上浮現出一片紅霞。

    “我先走了,這邊就辛苦你了。”許知意說完后快步離開,帶了幾分急促。

    身后傭人一陣茫然:“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像是不好意思了?”

    突然不好意思的許知意快步離開了傭人的視線,走在屋外,陽光甚好。

    天還有些微涼,她緊了緊衣服,朝著院子的方向走去。5858xs.com
彩讯pc28刮刮乐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