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澆了一盆冷水


本站公告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宋先生拿出的那塊田黃凍石吸引,根本沒注意胡楊走開幾步,很快手里就拿著一塊碗口大的石頭。

    宋先生講著講著,就發現了胡楊手上的石頭,啞然失笑。

    那塊石頭,他有點印象,因為是隨著這塊田黃凍石一起被挖出來的,之間的距離,也就是十來厘米的樣子,而且都差不多大。

    不過,就算是同一個媽生的,都會有一個帥哥,一個歪瓜裂棗。

    這一塊石頭,完全沒有用。完全看不到田黃石的“肉”不說,表皮的表現也爛到了極點,完全就是一枚普通的軋路石。

    于是,它的命運也就注定的,被丟到廢棄石頭里面,遲一點有車過來,運到指定的地點。

    “那塊根本不是田黃石。”宋先生忍不住開口。

    就算看不到“肉”他也能根據石皮的表現,判斷里面有沒有田黃石。事實上,好多剛挖出來的田黃石,或多或少,或厚或薄,都會包裹一層皮。

    這也就是所謂的田黃石的“皮”。

    曹老看了眼,點頭:“石皮表現太差,是沒什么用。”

    他介紹,壽山石是田黃石的原生礦脈,因受到內部應力或外力的作用產生脫落或者分離,分離體被壽山溪的水流搬運到泥土或者沙土中。

    以礫石形態存在的分離體在新的地質環境下約數萬年的時間里,遭遇周圍有機酸性土壤侵蝕逐漸形成石皮。

    “石皮的種類有好幾種,比如按照顏色的不同,田黃石皮可分為黃皮、黑皮、黃皮、白皮、紅皮、黑綠皮等。

    而按照層數的不同,可分為單層皮、雙層皮、三層皮等;按照材質的不同,田黃石皮可分為水皮、土皮、石皮等,按照喻體的不同,可分為烏鴉皮、蛤蟆皮、糖皮等。

    小胡拿著的那一塊,我還真不知道怎么形容,沒有這種皮的。”曹老說道。

    胡楊暗想:如果現在有透視眼,那就好了,可以直接透視看一下,里面到底什么情況。到底是田黃石,還是其他的寶石?

    不過,沒有關系,尋寶眼看出它是寶物就行。等回去,自己開了看一看。初級尋寶眼還發現不了,說明它的價值在五百萬以上。這樣的寶物,他肯定不會放棄。

    胡楊表示:“沒有關系啦!既然來到了這里,帶一塊石頭回去,當做紀念也不錯。不然,感覺白來了。”

    這話,宋先生等還真信了。

    宋先生想了想,既然是華老帶來的人,多少要重視一下。于是,他開口道:“那也別挑那種,嗯!這幾塊,你們喜歡的話,帶一塊走,以后可以請人雕一個自己的印章什么的。”

    他指著身邊的一小堆,這些都是表現比較差的壽山石,有些杯子大,有些甚至只有一塊五號電池大小。

    這些,要賣的話,也就是三幾百塊錢的小玩意,宋先生是送得出手的。太貴的話,他都沒有權做主。

    畢竟,他在這里,也是打工的,頂多只能算一個高級打工仔。

    胡楊對華仔他們說道:“你們挑吧!我也就是留個紀念,所以就隨便了。”

    大家也都知道,胡哥不缺錢,挑那一件,對他沒什么影響,都很理解他這種做法。他們要是有胡哥這樣的條件,肯定也是這樣的做法,有什么所謂呢?

    祝福等人極開心,知道這些可能不太值錢,但總歸是一塊壽山石,白得的,已經沒什么好苛求的了。

    “華仔,那一塊水皮的,可以。”胡楊指點道。

    水皮田黃的石皮與石肉基本上是融為一體的,沒有明顯的界限,有所不同的是顏色及透光度的輕微差異,以及石皮表面的粗糙痕跡。

    他這次也就只指點華仔,大家可以理解,畢竟這些人里面,華仔是他最親近的人。而且,華仔這段時間,工作是盡心盡職,大家也喜歡。

    曹老等人也沒說什么,反正都讓你們挑的,挑哪一塊都一樣。

    華仔樂滋滋地收下那塊水皮的壽山石,心里想著,回去要將它做成什么。其實,值多少錢也無所謂,更在意的是,胡哥始終把他當成自己人,這令他很高興。

    “你這一塊,皮很薄,肉還算多,不一定要做成印章,以后遇到雕工師傅,請他幫忙,雕一個小擺件可不錯。”胡楊跟華仔說道。

    這時候,一個工人大喊:“不能挖了,噴泉都冒出來了。”

    大家望下去,果然發現一處地方,已經不斷往上面冒泉水。這樣的話,確實不能再挖,安全是一個大問題。

    宋先生喊道:“你們都先上來,不要管那兒了。”

    靠近噴泉的一個工人,被噴了一臉的泥水。他挺郁悶的,昨天,有人就是在這里挖出那塊田黃凍石,所以他特意過來占了這個位置,繼續挖。而且還是沖著一個點挖下去,沒想到直接挖出個噴泉,無比尷尬。

    雖然他們都是工人,但挖出好的田黃石,是有獎勵的。比如昨天那人,估計獎勵就有幾十萬吧?

    這就是大家的動力,只要努力,加上運氣好,也有暴富的可能性。

    他來這已經干了好多年,都有同鄉勸他,改行吧!挖不出什么來,就拿那么點基本工資,還不如去干點別的。

    現在,隨便跟人學一點裝修的技術,做一名裝修工,一天賺兩百塊錢,是很輕松的事情。

    曾經,他也想過要放棄。但每次就要搖擺的時候,就看到別人挖出好的田黃石,獎金好幾萬,十多萬,甚至幾十萬。

    遇到這種情況,頓時希望又來了,感覺渾身都是動力。

    但是,他今年已經三十,還打著光棍,再沒有成績的話,也是時候考慮一下離開,做點別的。

    昨晚,自己的老爸老媽還說著,隔壁村誰家的姑娘什么的。那意思,就是讓他回去見一見,但他現在一事無成,怎么好意思回去?

    出來的時候,還跟別人吹牛,以后回去,就是開著小車回去。

    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在別人看來,你就是在搞笑的,都在看笑話。盡管人家臉上沒有表現什么,但心里怎么想,你知道嗎?

    反正小學的同學聚會,他去過一次,就沒有臉去第二次了。

    他抹了一把泥水,很失望,正要離開,就發現噴泉直接噴出一塊石頭。他忍不住撿起來,一看,頓時狂喜。可能因為這里屬于地下水比較活躍的地方,經常被地下水沖刷,所以這塊田黃石,已經沒有了皮,直接可以看到肉。

    一塊**的田黃石,而且品質還非常不錯。

    果然,上天不會虧待一個努力生活的人!

    他拿著那塊田黃石,大喊大叫:“宋先生,宋先生,我找到了。”

    胡楊等人望去,是一個眼角已經有魚尾紋的男子,穿著背心,一身泥水,手里拿著一塊不大的石頭,一邊狂奔,一邊大喊。

    看到這一幕,誰都知道,肯定是不錯的田黃石。

    宋先生也是臉色一喜,這一號坑,被挖出噴泉,肯定是差不多作廢的。沒想到最后,還能得到一塊田黃石,算是點安慰。

    “我看看,你這家伙,終于開張了。”他對這個工人也有印象。

    就像老師,對成績最好的跟成績最差的學生,印象都會特別深。

    胡楊眼尖,一下子就看清楚,驚訝道:“又是一塊田黃凍石,看來這一塊地方,以前應該是一個河床,經過滄海桑田的變化,變成了今天的農田。”

    只有小河小溪,才能將田黃石搬運過來。

    宋先生等人聽后,驚了。

    “田黃凍石?”

    等那人跑過來,獻寶一樣獻上來。宋先生一看,果然是田黃凍石,臉上的驚喜再也保持不住。

    曹老等人則是嘴角抽了抽,一連兩天,都挖出這種品質的田黃石,簡直要瘋呀!

    可以預見,哪怕這里被挖出噴泉,也會受到重視,做好措施,繼續作業。沒辦法,利潤動人心,一塊這樣的田黃石,近千萬,投資方如何肯放棄?

    “好樣的,好樣的!這次,我跟上面說一下,你的獎金絕對不會少。”宋先生拍著對方的肩膀,鼓勵道。

    其他工人看了,全是羨慕,又是一塊田黃石,而且還是同一個位置,簡直沒有天理。這時候,大家都忍不住朝哪兒望去,蠢蠢欲動。

    似乎看出這些人的心思,宋先生警告:“那兒大家先別去,等我們商量好保護措施再動工,今天就工作到這,大家都先下班。”

    剛說完,靠近泉眼的位置,忽然塌下去,將所有人的不良心思全部碾碎,一個個后怕的表情。

    剛才撿到田黃凍石的人也一臉僥幸,還好,走得快。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會怎樣。

    宋先生臉皮抽了抽,這才剛說完,還真給面子。不過,這么一來,事情就有點麻煩了。想要繼續開采,恐怕要做很多事情。起碼,政府方面,就不好糊弄,有檢查的專業人員會過來。

    直播間的人也被澆了一盆冷水一樣,看似暴富的背后,居然隱藏這樣的危險。所以,有時候不要總羨慕別人賺多少錢,人家付出的,你永遠不知道。8)

    
5858xs.com
彩讯pc28刮刮乐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