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跟他們同臺競技


本站公告

    九零時光微微暖正文卷第一百五十一章跟他們同臺競技林諾迅速的翻看了一下那些試卷,很快就發現,是某某號同學,沒有寫上名字。



    找出成績單一瞧,林諾才知道,某某號同學,就是白瑾汐。



    林諾眼底掠過一絲復雜的色彩,拿著鋼筆,模仿著白瑾汐的字跡,給她把學號和名字寫了上去。



    隨后抱著一疊試卷,迅速走出了教室,交試卷去了。



    白瑾汐望著林諾走出了教室的背影,不覺輕輕的舒了口氣。



    第三節自習課,就是數學課。



    數學老師讓林諾發放了試卷,還讓林諾上講臺,為同學們解答一些難題。



    白瑾汐在拿到了試卷后,瞧著試卷上寫的學號,以及她的名字,都是分外工整的。一抹感激以及羞怯,迅速劃過白瑾汐的那雙狹長的鳳眼。



    抬眼看著林諾,白瑾汐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舉起了右手,說道:



    “這道題,我能上臺去黑板上寫出來……”



    黎欣可聽了這話,就往白瑾汐身影處看去。



    自從白瑾汐在第一次月考之后,就和她一樣,來到了六班學習。同樣的,白瑾汐也和她一樣,在進了高中后,數學成績就有了明顯的進步。



    每一次,數學老師,只要把林諾請到講臺上去,給同學們講解的時候。她就會看到白瑾汐非常積極的舉手,爭取上臺去答題。



    白瑾汐除了在g節前夕,在教班上其他的女同學們,一起跳舞的時候,有過這么積極而外。再就是上數學課時,黎欣可看到白瑾汐這么積極過的。



    這時,黎欣可只見白瑾汐離開了座位,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上了講臺。



    微笑著從數學老師手中接過了粉筆,一臉自信的走到黑板前。僅用了八分鐘時間,就把一道復雜的證明題的兩種解題方式,都給寫在了黑板上。



    數學老師見了白瑾汐寫的字跡,滿意的笑了笑,便帶頭給白瑾汐鼓掌。



    林諾見了,也和坐在教室里的其他同學們,一起為白瑾汐同學鼓掌。



    在掌聲落下后,數學老師請白瑾汐回到座位上坐下。隨后問坐在教室里的學生們道:



    “這道題,還有另外兩種解題方式。請問,在你們之中,還有哪些同學,是愿意上來試試的?”



    有些同學們就提議道:



    “林諾,林諾可以。”



    已經站在了講臺上的林諾,唇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容,帶著幾分謙虛的意味。



    數學老師聽了,溫和的目光往林諾的臉上看了看,說道:



    “林諾同學在答題的時候,就用了一張A4紙,把這道題的好幾種解題方式,都寫在了紙上。我也都已經看過了……”



    黎欣可很快就聽明白了,數學老師的話。是想問,除了林諾同學而外,在咱們六班,還有沒有哪位同學,是可以上臺來試一試的?



    把另外的兩種解題方式寫下了,好跟其他同學們一起探討,一起學習學習。



    黎欣可一聽,從容的舉起了右手,站起來說道:



    “我愿意去試試。”



    喬恬恬剛剛舉起的右手,就又從容的放下了。



    其他的同學們聽了,立馬給黎欣可來了陣熱烈的掌聲,以表示支持。



    在那陣雷鳴般的掌聲落下后,黎欣可從容的走上了講臺。伸手接過林諾遞給她的粉筆,沒要到六分鐘,就把兩種解題方式,都給寫下了。



    然后,才和林諾一起,講解解題的思路。



    她講了一種方式,林諾又講了另一種方式。



    下了自習后,黎欣可就和喬恬恬她們,一起回到了宿舍。



    黎欣可匆匆的走進衛生間,抓緊時間洗衣服。正在洗著,張彥檸走到了衛生間門口,輕聲說道:



    “可可兒,你站在黑板前,和林諾一起答題的時候,白瑾汐可是還瞪了你一眼的。”



    黎欣可聽了,頗有些不以為然的問道:



    “她是六班的同學,我也是。難道就只允許她上去答題,而不許我去?”



    這話,讓站在衛生間外面的布秀蓉也聽到了,她眼底不禁劃過一絲暗淡。



    那幾種解題方式,布秀蓉只會其中的兩種。



    就在那兩種解題方式之中,都還有其中的一種,是布秀蓉在去喬恬恬家住宿時,喬恬恬講給她知道的。



    為了把林諾他們講的方法,都給弄明白。布秀蓉就在熄燈之后,像從前一樣,在枕頭底下找出了一只小小的手電筒,躲在被子里看數學卷子。



    即便是不能考到全年級前十五名,也不能不上進。



    翌日清晨。



    黎欣可在下了自習課后,就拿著飯卡,去食堂買早餐了。



    再過一會兒,家長們就會來到學校,去參加家長會了。



    黎欣可買了兩份早餐,自己吃了一份兒,留下了一份兒。只等到她母親一走進食堂,就把她買的五個小包子,拿給她母親了。



    老師們只是說,學生的家長們,可以進食堂就餐。卻沒說,可以在食堂里坐著閑聊。



    黎欣可就站在食堂的大門外,等到杜慕好吃了早餐,走出了食堂,才拉著杜慕好的手,在校園內四處的走走。



    她母親從縣高畢業了之后,就很少回這邊來看過了。



    今天,她就帶她母親走走看看。讓她母親感受一下,如今的依麗中學,與幾十年前的依麗中學,有多少不同。



    杜慕好走了一圈,輕聲說道:



    “我都快要認不出,這就是我和你爸爸從前上過高中的,那一所學校了。我只覺得,這學校的綠化搞的好,就跟竹沁河公園那邊樣的……”



    “還有呢?”



    黎欣可微笑著看向了杜慕好,問道。



    杜慕好剛要回答,忽地就瞥見了,不遠處的一棵桂花樹下,正站著兩個人呢。杜慕好看著他們,覺得有些面熟,就站在原地,仔細的瞧了瞧。



    伸手扯了扯黎欣可的袖口,輕聲問道:



    “可可兒,你看,站在那棵桂花樹下的那個女孩子,是不是咱們村兒的張作佳?她旁邊的那個人,是她的爸爸?”



    黎欣可聽了杜慕好的話,就抬眼看向了那棵桂花樹那邊。這一看,果然就看到了張作佳們兩父女。



    只聽到杜慕好說道:



    “我是聽花老師說的。說是張作佳這次回家,又挨了她母親的批評的。她媽說,不會來參加家長會,也不讓她爸爸來。”



    “那是怎么又來了的?”黎欣可疑惑的問道。



    “張作佳本來是想著,就請她的爺爺來開家長會算了的。但是,她爺爺在知道了這件事之后,就打電話告訴張作仁了。張作仁打電話給他爸爸,問他們,有什么理由不去參加家長會?”



    杜慕好有些無奈的說道:



    “張作仁的爸爸就說,因為張作佳考的不行。張作仁說,她都進步了那么多,考到年級前一百名了,還要怎么樣?”



    黎欣可輕聲說道:



    “永軼伯父肯定會說,沒考到重點班……”

5858xs.com
彩讯pc28刮刮乐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