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種族等基(羅甘道出權門的種族等級制度)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羅甘抖了一抖精靈耳朵,眼神忽閃紫光,似乎在納蘭若葉話音中聽出來的其他的意味來。

    羅甘似乎有所聽聞,關乎天門望天臺一役中,以納蘭吹雪為首的暗巫一族慘敗,卻賠上了二代納蘭至尊的性命,而今日的納蘭師尊則是與那納蘭吹雪是曾經的好姐妹,并稱與“天門雙壁,如花似玉”。

    羅甘心如明鏡,大概納蘭若葉口中不想提及的人,便是那天門最大的罪人納蘭吹雪。

    納蘭若葉這一生最為在乎的三個人——

    第一個,納蘭紫英,納蘭若葉一度視為名師的長者,逐漸演變成了自己的情敵,最后死于自己之手;

    第二個,納蘭鳳鳴,納蘭若葉用心至深的愛人,卻是曾經給過自己一絲希望,便如鏡花水月一般,那男女歡愛卻成了泡影;

    第三,納蘭吹雪,納蘭若葉視為同類的好姐妹,結果呢?卻是傷自己最深,為了私欲,納蘭吹雪不惜墮入暗巫,將天門陷入罹難危機的罪人。

    這三個人都是納蘭若葉用心對待,卻最終換來傷痛生死離別的人,師生情,主仆意,男女情愛,姐妹情深,讓她一次次嘗試了人生感情中的各種滋味。

    她的一生,似乎就是一場演不完的戲,走走回回幾個輪回,好人的好,壞人的壞,上場的感慨,下場的悲歡離合,最終這臺面上就剩下她一個人,獨自唱完了了這一場獨角戲。

    羅甘在納蘭若葉的眉目間,看到了一絲感傷,卻還時時美目巧兮,看似風淡云輕的笑容,實則已經是對人事滄桑早已經心如死灰。

    納蘭若葉輕笑道:“羅士官,你好像有些關心天門事宜過度了呢~~再怎么說你我尊崇之道不同,有些界限還是要分明些為好。”

    羅甘緊張低頭,又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道:“是——小的言多了,問了不該問的問題,還請納蘭師尊恕罪。”

    納蘭若葉輕笑依然道:“無妨,你也是年輕,有些話不知道該如何討巧來說,畢竟你我第一次相見對嗎?”

    納蘭若葉慣會給對方找臺階下,這一言而出,羅甘剛才七上八下的心,算是松了一口氣,繼而他雙手奉拳,尷尬請罪道:“多謝納蘭師尊諒解,羅甘年少不更事,有些話說錯了還不自知,納蘭至尊大人大量,能不與小的計較,小的感恩戴德!”

    納蘭若葉會意一笑道:“說來年少不更事,羅士官年少這是事實,至于不更事,你就屈才了羅士官,若是換做你這年的天門靈女,可不比你這般伶俐妥帖,羅士官這是在謙虛。”

    羅士官緩緩抬頭,雙手依然奉拳,窘迫試探道:“納蘭師尊果真愿意原諒羅甘?”

    納蘭如也斂目笑意,抬了抬衣袖道:“你本沒有得罪于我,何來原諒之說?”

    羅甘長長舒了一口氣,適才放下了禮數,一手撫胸道:“這樣便好……這樣便好……沒有得罪就最好……”

    納蘭若葉輕笑依舊,話鋒一轉道:“不過話又說回來,羅士官是不是對自己的容貌不太滿意?聽你之前的意思,似乎有些嫌棄自己的容貌。”

    說到這里,羅甘的表情變得惆悵起來。

    羅甘深深嘆息道:“納蘭師尊不知道,權門之地等級森嚴,青龍軍遵循三等九段的等級制度,卻在這制度下,有一個逢人都知道的隱形規則。”

    納蘭若葉微挑眉宇,笑容變得微妙,有意試探道:“哦?隱形的規則?”

    羅甘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緩緩倒出了實情:“除了權門明文規定的三等九段的等級制度,在權門之地也有種族的三等九流之風,權門直系親屬也就是權門的血親,就算是三等九段最低段位的青鷹也是位高權重,無人敢得罪之,畢竟人家身份尊貴,憑借自己的家室早晚會穩步青云,飛黃騰達,這類權族本系的青龍軍則是權門一族最受尊重的種族。”

    聽到這里,納蘭若葉心中明了,這種種族制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制度,畢竟這青龍軍本就是權門所建立,人家權門提及自己門府血親,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而納蘭若葉則是關心的是,在這隱形的制度中,天門靈女排行第幾?

    納蘭若葉不動聲色,面若清晨,微笑間隱藏城府。

    羅甘繼續正經八百解說道:“次之,青龍軍這種族地位僅次于權門貴族的則是義門血親,再之,則是天門……天門靈族,最后才是我們鬼族……”

    說到了天門靈族的時候,羅甘猶豫了一下,頓挫間他有意觀察了一下納蘭若葉的臉色,眼看對方臉色未改,他才敢小心翼翼道出實情。

    聽到這里,納蘭若葉嘴上不說,依然笑容可掬,心中暗自道:呵呵~~竟沒想這天門靈女的地位,竟然在權門之地還不如義門的蠻子們,可想而知,權門貴族是怎樣對待我們靈女之后的呢?

    女子到底身份不如男,在權門這個男權社會中,靈族女子的作用只不過是為了天門權門傳宗接代,延續香火的工具罷了,所謂女子不才便是德,白瞎了靈族多年的修為,到了權門之地還很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納蘭若葉能夠坐到了天門師尊的位置,那跟她的格局和胸懷大有關系——她心系天門興旺勝敗,她早早將自己的個人利益拋之腦后,滿心滿懷惦念的都是天門的成敗。

    聽到這里,納爛若葉心中自然有些許不爽,但是她的城府并不允許她表露半分。

    納蘭若葉故裝不在意,繼續問道:“那么羅士官是在意自己這明顯屬性的體貌特征,而影響自己仕途對嗎?”

    羅甘唉聲一嘆,苦笑之:“呵呵~納蘭師尊有所不知了,我們鬼族的青龍軍哪里還有什么仕途可言,我們就是這青龍軍最底層,別說是仕途堪憂了,就連在這青龍軍之列的立足之地我們都沒有,平日里走在路上,被人說三道四那是常事,就連伺候人的下人,都能夠給我們這鬼族青龍軍臉色看,呵呵~~~還真是讓人憋屈的待遇——這種族也不是我們可以選的是吧?為什么要這樣區別待遇我們呢?我們鬼族到底做錯了什么?”5858xs.com
彩讯pc28刮刮乐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