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人性的弱點


本站公告

    既然已經弄清楚了這些,那他就完全不擔心自己之后的安全問題,更加讓他心中無比放松的,反而是他如今有了解決自己身體麻煩的機會,他是不可能放棄的,系統如此慎重的讓他暫時躲在這里,那就證明系統準備全力運算來尋求解決的方法,這就給了羅修希望,讓他深刻的意識到,這段時間自己還是老實一點好,千萬不要給系統找麻煩,不然的話,就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對于這一點,經過這些年來的相處,羅修看的其實很通透,更加讓他無法忽視的也在于這一點,他很清楚的意識到,一旦自己的某些做法,讓系統也生出了一些無奈,那就很可能拖延自己徹底修復自身傷勢的機會。

    之后的日子當中,羅修便耐心的在這院子當中住了下來,整個四方商行如今萬松內緊,尤其是羅修所在的這片院子,以及更深處的幾棟院子,更是眾多高手嚴密防御的地方,羅修心知肚明,很顯然,已經有人開始煉化那先天鴻蒙紫氣了,至于到底是誰在煉化這條本源大道,羅修不得而知,但是他清楚自己即將面對人生當中的最大危機。

    他也想看看,這些人在得到了先天本源大道成功突破至高皇者境之后,會拿什么樣的態度來對待自己,這點很關鍵,最主要的一點也在于,羅修其實內心當中有些其他的想法,雖然這想法不足為外人道,但是他自己知道,這也未嘗不是一種嘗試。

    在這個世界里,如果真的有人使用自己仿制出來的本源大道再次突破至高皇者境,那他就準備也嘗試突破皇者境,以他如今的修為,即便到時候因為天神煉體訣的原因無法順利突破,也不至于讓他因此隕落。

    更加主要的一點是,他明顯能感覺到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他必須盡快解決自身的問題,天神煉體訣對于他的影響幾乎讓他無法正常修煉,如果壓制自己吞服通天河河水,羅修心中明白,自己頂多堅持幾年,而能夠盡可能解決這個問題,那對于他而言,很多事情就不再像之前那般重要了。

    更加關鍵的一點也在于,天神煉體訣的特殊能力,其實他是不想舍棄這門功法的,畢竟修煉天神煉體訣以來,他自身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已經比之從前暴漲了三倍多,這是質的飛躍。

    雖然要承受莫大的后遺癥,但是天神煉體訣這種對修為的加成,也是對他極其充滿誘惑的,想要舍棄幾乎不太可能。羅修心中明白,自己完全沒必要真的跟面前這群人死磕到底,整個四方商行高手如云,這些人只要不是全部針對他,羅修敢肯定,自己完全是有機會逃走的。

    羅修感受著周圍天地間的法則變幻,忍不住就是眉頭直皺,哪怕他此刻修為有限,但是因為皓月真君的突破,羅修也能發現,這煉化先天鴻蒙紫氣之人,對于天道規則的了解,并沒有他想象當中的那般深刻。

    甚至于此時此刻的羅修明顯能感覺到,雖然天地間的法則之力在匯聚,但是匯聚的速度遠比皓月真君突破之時,法則之力匯聚的速度慢上了太多,這在羅修看來,是極度不正常的,甚至于他懷疑,使用這條本源大道突破之人很可能會失敗,想到自己之后的下場,羅修不禁有些著急,現在他也坐不住了,直截了當的出門,找上了還在努力平復內心激動的許仙楚等人。

    “幾位道友,你們還在這里愣著干什么?雖然老夫不知道你們到底是讓誰吸收煉化了我提供的那條本源大道,但是我現在就可以肯定,你們安排的那個使用先天鴻蒙紫氣之人,這次應該不可能成功突破,他匯聚本源的速度太慢了,趕緊的!你們手上有什么輔助突破的丹藥,不要藏著掖著拿出來讓他快速恢復補充消耗,不然的話,不等他夯實根基,這道本源之氣就會消失。到那個時候,那可就真的回天無力了!當年我那師祖之所以突破失敗,最后沒能成功渡過天劫是一部分原因,更主要的是他在突破之時,匯聚本源的速度太慢,以至于錯過了夯實根基的最佳時間,才會因為根基不穩被天劫轟殺隕落的,你們還在這里愣著干什么?趕快啊,再遲可就真的來不及了!”見羅修急匆匆的沖進來,許仙楚等人剛想開口,羅修便直接打斷了他們想要說的話,急吼吼地將自己的擔憂給說了出來。

    之所以要如此直接了當,倒不是他有什么好心,而是不想自己陷入更大的麻煩當中,很顯然,到時候四方商行使用先天鴻蒙紫氣的那人,真要是沒能夠成功突破現有境界,這些人絕對不會將原因歸結于使用鴻蒙紫氣之人,反而會將原因怪在羅修的身上,到那個時候,羅修勢必會陷入麻煩當中,因為他很清楚,實力的不均衡才是這一切的主導者,四方商行的這些家伙可都不會聽他解釋的,萬一那人突破失敗肯定會找他的麻煩。

    雖然他之前也擺明了車馬說過,不會百分百保證吞服先天鴻蒙紫氣之人能成功突破,但是,羅修不敢賭,他不敢賭這些人的人品,因為換了他自己,面對這種情況,也會做出跟四方商行許仙楚等人同樣的反應的,真要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家老祖宗隕落。換了羅修,是許仙楚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羅修平息勢力中眾人的怒火,不然的話,門中弟子心中也會出現疙瘩的。

    更加主要的一點也在于羅修自己心中明白,如今這種情況之下,他根本不可能確保自己萬無一失,任何計劃都有漏洞出現,只能盡可能的減少自己陷入危險的情況,想要完全避免有些不現實,盡量減少突發情況發生,不要節外生枝才是他生存之道。

    除此之外,任何的風波都有可能讓他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在別人的地盤上,就要遵守別人的規則,這點羅修心中很清楚,同時他也明白,這個時候如果自己真要是不管不顧,放任這人這么繼續突破,只會浪費時間,而到后來即便這人突破失敗,別人說不出什么,但是也會讓他有借口,不至于被四方商行的人有借口發難。

    “嘶…!道友你不是開玩笑呢吧?你怎么不早說,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我家老祖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不會放過你的,還愣著干什么,趕緊將那幾粒造化丹給老祖宗送過去,快一點,不要讓老祖宗猶豫了,直接突破就行,不要再想著夯實根基什么的,現在他聚攏天地本源的速度太慢了,告訴他要加快速度!”許仙楚聞聽此言,此刻也有些著急了,羅修選擇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簡直就是在推脫。

    但是對于許仙楚來說,他即便再怎么憤怒,也只能恨恨的掃了羅修一眼,然后直接開口吩咐身邊的人的同時,一跺腳身體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他家老祖閉關的地方,羅修透過神魂力感應到這一切,忍不住嘴角抽搐,很顯然,這些家伙并沒有太多關于皇者境強者的資料記載,也不能夠理解皇者境強者究竟有多強大。

    此時此刻,看著忙碌當中的四方商行眾多高手,羅修心中其實有些同情,對于他們而言,這些人明顯就是沒弄清楚問題的關鍵點,反而在這種時候亂了方寸,有些虎頭蛇尾,也是他之前沒想到這些,但是想想羅修又感覺這很正常,畢竟四方商行的人突破成功與否,和他關系雖然有一點,但也絕對談不上什么因果關系,所以,羅修完全沒有那種負罪感。

    此時此刻,羅修感受著虛空當中那被不斷壓縮著的本源大道,忍不住就搖了搖頭,他很肯定,這位被選擇煉化本源大道之人,應該不太可能成功突破,因為他現在已經出現了后繼乏力的情況,很顯然,之前浪費的時間太多了,以及選擇突破之人所積累的底蘊不夠,才會導致這種情況出現。

    “系統,幫我尋找他們布置的這陣法的漏洞,我們要小心點兒了,很可能會被他們遷怒,到那個時候,要做好逃跑的準備!唉,如果知道他們選擇這么個根基虛浮之人煉化那先天鴻蒙紫氣,我是一定不會放任不管的,哪里會出現現在的這種問題,這些人擺明了就是認為,只要是個修士就可能借助本源大道成功突破,他們也不想想,如果真那么簡單的話,還會有這么多半步皇者境強者存世,簡直是異想天開,老夫真是長見識了,這群家伙絕對都是一些沒腦子的東西!”搖了搖頭,羅修只得對著系統發牢騷,讓系統幫自己尋找逃跑的機會。

    如今看來,擺明了如今的局面之下,整個四行商行被嚴密戒備,四方商行的這些家伙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的以為,隨便找個人都可以讓他借助先天鴻蒙紫氣突破至高皇者境,這些家伙擺明了就是認為自己所得到的這道鴻蒙紫氣能為他們的突破,提供百分百的保障,但是羅修卻知道,這些人這么做,絕對是坑人不淺。

    “別急,本系統已經檢查過了,只要那突破之人吞服四枚以上的造化丹,即便不能成功突破至高皇者境,應該也會觸摸到那個瓶頸,到達半步皇者境,即便你還和皇者境強者有所差距,但是差距也怪不到你小子的頭上,是本源大道的原因,跟你沒什么太大的關系,只要水磨功夫,耗費些時間就可以成功突破皇者境,又不是真的斷了修行前路,你不用擔心他們會秋后算賬,這些人應該還沒那么無恥!”系統倒是看得很開,而且他的這番保證也讓羅修松口氣,最起碼自己是有推脫的借口了。

    既然如此,一切都在掌控當中,他也是松了口氣,自己該做的都做了,接下來能不能成功,就看四方商行的那位老祖有沒有那個魄力了,只不過羅修想到這人這么多年修煉下來,還是一副根基虛浮的樣子,擺明了這些人只想著取巧并沒有那種苦修的決心。

    時間緩緩地流逝,羅修一邊跟系統交流著解析天神煉體訣的進度,同時也在關注著那邊的突破過程,對于此時此刻的羅修而說,眼前的這一幕幕場景,委實是有些讓他不適應,甚至于對于他而言,如果不是真正意識到情況的危急,他是準備回到自己的住處待著的,完全不在意些許的消耗的,只不過眼下這種情況之下,四方商行的態度,對他能夠造成多大的影響,那就真的不好說了。

    此時此刻的羅修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先找機會離開這里,至于天神煉體訣,他已經徹底的不抱任何希望了,他必須嘗試其他的方式解決自身的問題,現在他甚至在沉思,要不要選擇冒險一搏,突破至高皇者境,看看到時候重塑肉身,有沒有可能徹底解決身上的天神煉體訣為他帶來的影響。

    對于羅修而言,經過這段時間的思考,這種情況其實早在他的預料當中,在他意識到自己很可能被人坑了之后,他一直都表現得極其謹慎小心,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突發的情況讓他變得根本無法在如同先前那般保持冷靜,現在的羅修已經可以確信自己修煉天神煉體訣,絕對是最糟糕的一種選擇。

    然而后悔毫無意義,眼下他所能選擇的路,也并沒有想象當中的那般寬闊,一邊等待著結果,一邊在思索自己該如何盡可能的撇清關系,倒不是他對自己的實力沒信心,而是這四方商行如今所聚集的高手數量有些可怕,他可不相信這些人會跟自己溫言細語的耍嘴皮子討論,很可能一旦他們那位老祖宗突破至高皇者境失敗,等待著他的絕對是這些人的問責,甚至于當場翻臉都有可能。

    :。:

    bq

    
5858xs.com
彩讯pc28刮刮乐模式